yabo999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landingpagedesigntemplates.com/,勒沃库森队

我们在mom的基础上去看所谓的典型决断主义者夜神月,会发现这里面强大的讽刺。作为窥探了游戏规则,决心用自己的双手来改变世界,成为新世界的神的夜神月的权能是一个“只是因为无聊”的死神赋予他的。

而如果把那个社会格差拉到最大,就是《约定的梦幻岛》这样。在宇野常宽那里,“大逃杀”还是一个比喻,即使是在新自由主义化的日本,“持有异见”“向往自由”也不意味着“即死”。还是有很大的抗争的空间的。但是对于mom这样的在鬼的世界里被鬼饲养的小孩来说,活着=注定的出货=死亡。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违背的。mom和夜神月还有艾玛的最大区别在哪里?诛心的来说,是因为她不是主角。正因为她不是主角,所以他们曾经走到了逃离的边缘,最终又被沟壑给逼退。

也就是说,决断主义者抱着:如果我什么也不做,面临的就是死反过来说变成了:如果我做了什么那么我就不会死,这样决断主义者做出了决断,但殊不知这不过是一种“主角光环”式的妄想,在这里最重要的是,如果你不是故事的主人公,那么即使越过这关仍然有你想象不到的难关阻止你的前进。最终在个人的意义上,还是会面临着死的危机。

决断主义者的机会主义,带来的是和大逃杀游戏一样的局面:有人活下来,而另外的人死去了。因此决断主义作品大行其道,往往有两个方面的原因:1.提供了决断主义的主人公的成功,从而让消费者认为自己也会像主人公一样笑到最后。2.提供了一个反结构性问题的视野,大量的死亡游戏的参与者主人公最终都会选择毁灭掉这个死亡游戏的机制。而这一点也被认为是在现实中所无法实现的。

mom作为一个决断主义者的末路就是为了换来“生存”,而走到了那些意图摧毁机制、掀桌子的决断主义者的对立面。这里是我比较喜欢《约定的梦幻岛》的地方,因为它有一个典型的社会机制再生产自己的案例:通过出让某个人被剥夺的权力(在这里是生存权),来让其为整个体制服务。mom的处境归纳成一句话就是“还能怎么样呢?”在改变现状在个人的意义上已经成为不可能的状况下,我们要么选择去死,要么选择在明知是虚假的快乐中自我欺瞒。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的道路可以走。

admif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